主页 > N汇生活 >把小说写好比设计谜题更困难──专访第四届岛田庄司奖首奖得主雷 >
把小说写好比设计谜题更困难──专访第四届岛田庄司奖首奖得主雷
2020-07-11 阅读:983

把小说写好比设计谜题更困难──专访第四届岛田庄司奖首奖得主雷

「假如创作者决定在作品中引入社会事件,此举对不同人群可能造成的影响,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事情。」雷钧如此表示。

中国作家雷钧,在金车教育基金会主办、皇冠文化协办的第四届「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」中,以长篇小说《黄》夺下首奖。这本小说当中,置入了几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骇人「男童挖眼」案件,不过雷钧解释,案件并不是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。「这个故事形成雏形,远在男童挖眼案发生之前,而不是自案件出发而创作的故事。所以唯一的理由是,这个案件和我构思中的故事很契合而已。」雷钧补充说明,他认为如果置入社会事件,可能会对不同人群造成影响,所以理应事前深思熟虑,「事实上,因为担心可能勾起受害儿童及其家庭对惨剧的回忆,我曾经相当纠结要不要写入此案。就(本格)推理小说的领域而言,我觉得毋须刻意追求作品的『社会性』——当然,有的话也非常好。」

这个奖项以「岛田庄司」为名,鼓励的创作方向自然是岛田庄司所倡言的「新世纪本格」,对于《黄》可以拿下首奖,雷钧讲得十分谦虚,「正如岛田老师多次提到过的,『崭新的科学技术』无疑是『新世纪本格』的一大特点——譬如以前不可能出现的,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诡计,现在则完全不会显得突兀。」,雷钧笑道,「从这个意义上说,拙作《黄》是否符合「新世纪本格」的定义,恐怕还有待商榷。无论如何,在坚持写推理小说的基础上,可能的话,我希望每篇故事都挑战一个自己尚未接触过的全新领域。」

2009 年底,得了些空余时间,雷钧开始尝试创作推理小说,「谜题大概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,但并不是全部。既然选择了『小说』这个表现形式,因此也必须遵循其中的準则,想像出令人感兴趣的故事,并通过单纯的文字运用向读者传达。」雷钧很诚实地道,「必须承认,就我个人而言,这些部分往往比设计谜题本身更加困难。」

与大多数推理迷或推理创作者不同,雷钧最早的推理阅读经验,并不是「福尔摩斯」系列,「那是出版于 1987 年,一本名为《绑架疑案》的小册子,大概是从某部欧美作品改编成适合小学生阅读的版本,可惜原作已不可考。」这品内容不确定的作品,听起来就像推理小说里的另一个谜,不过谈起欣赏的推理作家,雷钧倒是觉得自己没什幺新意:克莉丝蒂、艾勒里‧昆恩的「悲剧」系列,岛田庄司,绫辻行人……而他欣赏的非推理作品首选是《红楼梦》,作家则包括金庸、郑渊洁、大江健三郎、Willard Price、J. K. 罗琳、乔治‧马汀……等等。「假如不仅限于小说作家,」雷钧补充,「请允许我加上藤子·F·不二雄老师。」

在创作之前,雷钧认为必须要先拟大纲;但在拟大纲之前,雷钧习惯先动笔写个一小段。「这样将脑裏缥缈的想法转换成实在的文字,能帮助把握人物性格和故事走向,也有助于决定文章的结构。」雷钧说明,「当然,最初写出的这部分文字后来很可能会被改得面目全非,甚至全盘推倒,但我认为还是值得花时间这样做。也有在撰写开头部分的时候,发现构思还不够成熟,因而中止写作计划的情况。接下来会先完成一个短篇系列,计划一共会有五个故事,现在正在写其中的第四篇。另外也在筹备新的长篇小说,是古代背景的推理故事。」

与中国古代结合的推理,听起来十分有趣,只是雷钧认为中国的推理阅读人数虽然可能不少,但相较于小说,推理类的动漫或影视作品可能接受度更广泛,而创作及发表的状况,仍算处于相对青涩的阶段。这回在海外拿下首奖,雷钧的感想十分实际,「无论在哪里得奖,我想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不过,在颁奖典礼以后,这些就已经全部是过去时了。今后也将以未获奖时的心态继续写作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