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汇生活 >把少女当成性奴,是窝阔台打击「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」的残忍手段 >
把少女当成性奴,是窝阔台打击「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」的残忍手段
2020-07-11 阅读:101

1237年秋,在位已八年的窝阔台汗下令将一事件载入史册。那是他在位12年间最骇人听闻的罪行,也是蒙古人所犯下最恶劣的暴行之一。这一令人近乎无法忍受的恐怖行动,其受害者不是敌人,而是蒙古国的女儿们。

窝阔台令人髮指的恶行:把少女当成性奴,残酷戏谑

他的军人将4,000名年纪超过七岁的斡亦剌女孩,连同她们的男性亲属,聚拢在开阔空地上。军人挑出贵族出身的女孩,把她们拉到这群人的最前头,然后剥光这些贵族女孩的衣服,一个个上前强暴。一个军人搞完尖叫的女孩后,再换另一个上。据波斯人的说法,「她们的父亲、兄弟、丈夫、亲属站着看,没人敢说话。」最后有两名女孩不堪折磨而死,倖存的女孩由军人分掉,供以后使用。

一些未遭强暴的女孩被送入大汗后宫,然后以残酷嘲谑的方式分发给下面的人——饲养猎豹或其他野兽者。窝阔台在位期间最引以为傲的事,乃是建立横跨欧亚的国际性驿站网。他决意将较不具姿色的女孩发配为终身性奴,送到他帝国境内各地供旅行队落脚的客栈,满足过路商人、旅行队马夫或其他可能需要女人者的需求,藉此提升驿站网的服务。最后,被捕的4,000名女孩中,判定不适合从事此类服务的女孩被留在原地,供任何有意的在场者带回去随意处置。

蒙古人还在四处流浪期间,就已体会到性恐怖主义的力量。穆斯林编年史家指称,几年前,窝阔台用兵华北时,蒙古人就用过类似的战术,使2万5,000人的蒙古军击败了中国十万大军。据穆斯林所述,蒙古军指挥官允许士兵集体鸡姦落败的士兵。「他们嘲笑蒙古人,说大话,表露邪恶想法;因此蒙古人奉命对所有被俘的契丹人(西方人对中国人的指称)做罗德人(Lot)所做过的事。」即使这一记述过分夸大,它的出现仍说明当时有以集体强暴为武器的想法。

就算那是受尽艰苦环境和无尽战争折磨,而对人世苦难麻木不仁的世界,过去也从未发生类似窝阔台下令集体强暴的事,更何况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法理难容。早已习惯于报导血红河水、全城遭屠景象的编年史家,面对该如何记载强暴斡亦剌孩童一事时,似乎也为之语塞。蒙古编年史家只含糊提到窝阔台犯了法,却不敢直言这位大汗对自己人做出的事,是何等的骇人听闻。

违反成吉思汗的规定,只因斡亦剌人没送后宫

波斯编年史家记录了这桩罪行。遭受无以复加残酷和邪恶对待的受害者,是那些天真「像星星般、各以不同方式让男人心痛的少女」。每个人都知道这一野蛮行径,在精神上、实质上都违反了成吉思汗针对女人所立下的长串法条。女孩可年幼成亲,但要到16岁才能与丈夫初尝禁果。女孩不可抓、不可强暴、不可掳走、不可拿来换东西或贩卖。窝阔台触犯了关于女人的每条法律。

编年史家解释,此乃对斡亦剌人未送女孩到窝阔台后宫的惩罚。不过,在窝阔台人生的这个阶段,他对酒的沉迷更胜女色。纵然有人提出上述理由,强暴斡亦剌处女一事,其实是针对成吉思汗女儿们及其世系之权力,发动的大规模攻击的其中一部分。

强暴这些女孩虽然丧尽天良,但那并不是一个邪恶老男人一时色欲薰心的冲动作为。这场暴行源于精心算计的贪念,意在扩大窝阔台的财富与权势。他的姊妹扯扯亦坚很可能已在不久前去世,窝阔台用这一暴行夺取她的地盘,将斡亦剌人纳入自己的掌控。

当天遭强暴的女孩中,许多是在1227年成吉思汗去世后出生的。她们所置身的蒙古帝国,和成吉思汗创立并留给其子民的那个帝国大不相同。这一集体强暴事件显示了世界正快速地在改变,虽然距离成吉思汗去世只十年光景。

把少女当成性奴,是窝阔台打击「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」的残忍手段

强暴斡亦剌女孩,是从外交、政治对付成吉思汗孛儿只斤氏女人的开场,这样的攻击行动还要持续好一段时间。透过这波攻击,窝阔台夺走成吉思汗留给扯扯亦坚的权力,将她的土地、人民、家族纳入掌控。他这桩罪行标誌着一个起点,此后他父亲为自己家族与国家所缔造的一切便渐渐崩毁。没有了父亲的约束,成吉思汗儿女中的强者于是开始翦除弱者。

在成吉思汗特殊的政治组织体制中,窝阔台位于帝国的地理中心,四周环绕着他兄弟姊妹的领地。帝国的外围持续扩张,但窝阔台领地位处中央,他若要扩张,就必得伸入手足的领地。然而,窝阔台几乎是才刚上台就开始侵夺手足的领土。由于他大汗的身分高于其他人,因此他的手足们亦难以抵抗他的侵夺。

扯扯亦坚的斡亦剌王国是头一个消失的,其他姊妹也将在不久后步上她的后尘。窝阔台对其中一个姊妹之家族所犯的滔天恶行,将扩大为对其他所有姊妹的斗争。

为夺取孛儿只斤皇族其他成员的地盘,扩张自己的权力,窝阔台想方设法去寻找或编造各种理由。他入侵父亲遗孀也遂、也速干在杭爱山和土兀喇河畔的领地。身为幺子,他的弟弟拖雷理所当然地承继了母亲在怯绿连河的土地,但拖雷死后,窝阔台也试图将其夺走。

1232年某日,43岁的拖雷踉踉跄跄地走出毡帐,醉醺醺的他滔滔不绝,接着突然倒地身亡。有些观察家推测,窝阔台唆使萨满僧在拖雷的酒里下药,是害死拖雷的主谋。不管死因为何,总之窝阔台立即提议,让他的儿子贵由与拖雷的遗孀唆鲁禾帖尼成亲,以接收已故弟弟的地盘。

唆鲁禾帖尼明白窝阔台的居心,便拿需要全心照顾四个儿子为由,委婉但坚定的拒绝了这桩婚事,可是这个拒绝也意味着她得守寡终生。

窝阔台的野心:整个蒙古帝国都是我的

未能透过联姻取得东部土地,窝阔台派大儿子贵由随朮赤的儿子拔都(即窝阔台的姪子)远征欧陆。这时拔都正将其家族领地从俄罗斯往波兰、匈牙利扩张,直抵日耳曼诸国边界,另一方面则往南深入巴尔干半岛。

窝阔台似乎打算让贵由亲自掌控一部分新夺取的土地,使窝阔台家族在欧洲取得据点,进而以此为基地,慢慢吸收控制俄罗斯的朮赤家族土地;但在计画未果后,窝阔台声称他并无此居心。拔都悍然拒绝贵由将部分新征服土地据为己有的尝试,经过一夜喧闹饮酒、粗鲁嘲笑、激烈争辩后,拔都因担心自己性命不保,而把贵由赶走。

也遂除了拥有土兀喇河沿岸的中蒙古土地,还获赐国土横跨丝路河西走廊的西夏。窝阔台派二儿子阔端去夺取这些土地。阔端比哥哥贵由厉害,拿下了曾由他姑姑阿剌海别乞控制的汪古人部分土地,还有也遂皇后统治的西夏土地。阔端以这些土地为基地,征服了吐蕃,成为第一位掌控藏传佛教地的蒙古主子。

窝阔台的计画若能得手,他的几个儿子将占领东至满洲、南至西藏、西抵匈牙利、波兰、乌克兰的广大土地,从而使蒙古帝国外围的土地全落入他的掌控。

相关书摘 ►「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」才是实质统治者,嫁给谁一点都不重要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》,时报文化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魏泽福(Jack Weatherford )

全书共分为三部,第一部主要描述成吉思汗建国后,如何利用自己的婚姻,女儿与部属、异族的联姻,藉此扩张并稳固蒙古帝国。第二部则由窝阔台继位写起,将视野推及两百年来蒙古帝国的兴衰,以及诸位掌权的皇后们如何为己位子筹谋权力。第三部则着重于复兴蒙古帝国的皇后「贤者」满都海。在她的努力下,蒙古帝国维持了三十多年与明朝共存荣的局面,直到她死后的十七世纪,才被满清所灭。

魏泽福这本为蒙古皇族女性翻案的非虚构大作,书写範围超越《蒙古祕史》,补足了正史中缺乏的女性历史。正如其所言,本书是为了重新拼凑《祕史》里遭删除的那几页、为了让受人冷落的章节重见天日、为了看到过去七百年来人类无缘一见的片段,付出绵薄心力,「这些蒙古王后仍在某处,八百年来只等我们再看她们一眼。」

把少女当成性奴,是窝阔台打击「成吉思汗的女儿们」的残忍手段 上一篇: 下一篇: